浙江戈美其鞋业有限公司

全国免费热线: 400 3232 5678
导航菜单

纸品新闻

「我老公命令我來」 加拿大婦加入伊斯蘭國

 

          激進組織「伊斯蘭國」(Islamic State,IS或ISIS)在敘利亞建立的「國家」已面臨亡國命運,美國支持的敘利亞反抗軍「敘利亞民主力量」(Syrian Democratic Forces,SDF)宣稱,伊斯蘭國僅剩最後據點巴古斯村,大量平民從IS控制區撤離,難民中還有來自加拿大的女性,她們宣稱以前對伊斯蘭國一無所知,因為老公「命令」她們到敘利亞,於是就這樣成為「伊斯蘭國」子民。


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(CNN)記者魏德曼(Ben Wedeman)跟著一群準備前往難民營的民眾,訪問到28歲的加拿大婦女阿邁德(Dura Ahmed),她說自己生長於加拿大多倫多,根本不太會講阿拉伯語,記者好奇:「那你怎會到伊斯蘭國呢?」她回答:「我丈夫2012年就來了,他遊說兩年,一直叫我來,我本來都說不要,我不想,我在念書。最後我說好吧,我去看看,如果我不喜歡,就馬上離開。」

阿邁德說,她在加拿大主修是英文和中東情勢,記者好奇,既然主修中東,怎會不知道「伊斯蘭國」是怎麼回事?她辯稱:「我不愛看新聞,到敘利亞之前我對伊斯蘭國很無知。」

2014年她到達敘利亞拉卡,也是伊斯蘭國當時自稱的「首都」,當時IS組織軍力強大,她根本沒感覺拉卡像戰區,她說:「生活很輕鬆,拉卡就像大城市,我還吃得到『品客』洋芋片和美式巧克力,不覺得在打仗。」

記者追問:「你沒聽說過IS砍頭殺人、大肆屠殺嗎?」她先說沒有,後來又改口:「我聽過一點點。」記者再問:「是否聽過IS屠殺雅茲迪族、奴役雅茲迪婦女?」她略帶緊張乾笑:「我剛來的時候聽過,但沒見到過。」她又說:「我深信伊斯蘭律法,我們只是遵循律法而已。」

記者問她是否對「伊斯蘭國」印象幻滅,是否後悔來到此地,她兩個年幼的兒子滿身塵土、留著鼻涕,小的還沒有穿鞋,但她回答:「不後悔,我的孩子在我身邊。」

另一名加拿大婦女跟阿邁德一樣,受西方教育卻深受阿拉伯傳統思想束縛,34歲的她原本是亞伯塔省的電腦繪圖師,她說:「我丈夫命令我來的,身為穆斯林婦女,我聽從丈夫的命令。」她說,到敘利亞之前她對IS也不很瞭解,「我在家接工作、帶孩子,很少看新聞,對外國發生的事情不太關心。」

她的丈夫是波士尼亞裔人,從加拿大到伊斯蘭國之後,死於戰鬥,她兩年後再婚,嫁給另一位加拿大籍的IS戰士,他又戰死,現在她帶著兩個幼兒逃難,肚裡還懷著一個孩子。她透露先前在伊斯蘭國生活沒有安全感,「我不讓孩子到戶外活動,外面空襲太多了,很危險,我不讓他們去學校,在家自己教小孩。」她的孩子也聽不懂阿拉伯語。

逃難的民眾除了加拿大人,還有哈薩克、亞塞拜然、伊拉克跟敘利亞人,敘利亞反抗軍人員會盤問這些難民,確認他們並非IS戰士後,才讓他們搭上巴士或卡車,前往難民營。